中国政府网 | 省人民政府 | 毕节市人民政府
当前页面:首页 » 珙桐纳雍 » 县情 » 纳雍50年
生命之舟
发布日期:2007-02-13 01:34 文章字号:

纳雍县这片2448平方公里的土地回到人民的手中,人民应该享有的一切,也犹如春天的各种植物,从细雨滋润的大地破土而出。卫生事业,也在这块千疮百孔的废墟中萌芽。

1950年10月,解放军解放纳雍的炮火硝烟尚未散尽,纳雍县人民政府已将全县人民的健康作为一件大事,明确:董正爱、郭书堂二同志接管国民党时期的县卫生院。

冠以纳雍县人民的卫生事业正式起步:留用人员2人,招收1人,包括两名接收入员。一个人口逾二十余万人的县,屈指可数的5名医务人员,却同时肩负着全县卫生行政、医疗、防疫、妇幼保健等职责;仅有的一间40平方米的木房(共设有5张病床)既作门诊又作病床。

 正是这些创业者,为建国后纳雍县卫生事业奠定坚实的基础,才会有今天卫生事业的欣欣向荣荣。

查阅记载纳雍县卫生事业发展壮大的文字资料,字里行间洋溢着许许多多感人至深的故事。读着这些枯燥无味的文字也许对某些人觉得无非如此而已,特别是没有亲身经历的人们,更会认为无所谓。但是,正如只吃饭不耕种的人,怎能理解“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句话的内涵呢?  

为了全县人民的身体健康,也为让祖国的遗产——中草药发扬光大。1956年,一批医务工作者组成中草医巡回医疗队爬山越岭,穿沟过壑,走村事寨,足迹遍及全县,用中草药为群众防病治病,深得老百姓的赞誉。看着群众病痛得到解除,医务人员是再苦再累心也甘。正是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同年建立的城关中西医联合诊所,医生们的心目中,患者就是亲人,知道有病人就得认认真真诊治。正是有这样的敬业精神支撑,这家诊所挂牌仅三个月就接待求医病人1500多人。

时隔近10年,直到1965年,纳雍县人民医院才正式开设中医门诊。紧随其后的是一些区所在地的卫生院也设立了中医科室、中医病房,中草医的作用在这片贫瘠土地上发扬光大,缓解了医疗卫生事业经费的困难,也弥补了西医西药的不足,更是减轻了贫困患者的负担。

1972年,一个推行新医药、新针疗法,大量采集中草药、运用中草药的活动在全国医疗卫生战线形成高潮。“人穷志不短”,县人民医院副主任药师奚家驹,敢于超常规思维,敢闯前人未曾涉足的领域,大胆据索,组织研究治疗泌尿道感染及肾炎的试剂<四季红>的试验。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稍微在业务上多做点事就被称作走白专道路的政治环境中,能身先士卒从事这类研究,需要多大的胆识啊!因此,这一研究引起省药检所、贵阳医学院、遵义医学院的极大关注,从精神、物质及技术上给予无私的帮助。功夫不负有心人,《四季红》经过艰辛的、科学的试验终于喜获成功!对119例病人临床观察,有效率86.56%。《贵州医药制剂)、《贵州药讯>两本我省医药卫生行业的业务刊物,以较大的篇幅报道了这一研究成果取得成功的喜讯。

 历史及地理的因素,纳雍县医疗卫生事业被禁铟在一个闭塞的环境中。物质文化生活的贫乏,导致向往优裕生活的一些人才远走高飞。虽然医疗卫生事业长足进步,但一些领域仍未有大的突破。外科手术,仍停留在诸如清创缝合,切浓引流等不足挂齿的手术方面,而一些大医院,也许护士就能承担这些手术了。

外科手术实现首次重大突破,可以追溯到1957年4月。当时的人民医院医士罗志明,成功地为一名妇女施行单侧卵巢囊肿摘除术。这一手术的成功,堪称开创纳雍县外科手术的先河。自那以后,纳雍县外科医生们对自己的医术充满了信心。外科手术的范围,拓展到阑尾炎、疝气、肠梗阻等下腹部手术领域。而区卫生院能开展下腹部手术,则是在外力的支持下才实现的。1967年8月至1968年2月,上海第一医学院附属中山医院组建医疗队与毕节地区医院外科医疗队一道,深入到纳雍县姑开区送医送,手把手地向姑开区卫生院的医务人员传经送宝,特别是传授外科手术知识。有专家们的精心指点,姑开卫生院成为纳雍县区级卫生院中首家独立开展下腹部手术的基层卫生院。    外科上腹部手术的成功,有文字记载的是1971年。两名在百兴区卫生院工作的医生:王盛珉、金永富联手,首次成功地施行了胃次全切除的上腹部手术。这一手术范例,全县外科医生无疑受到鼓舞和鞭策。继后,县人民医院外科医生罗志明、关田森,姑开区卫生院医生龚学智、韦贤铭,在胃次全切除的上腹部手术中也获得成功。这些手术的成功充分展示:纳雍县的卫生事业正在脚踏实地地向前迈进。

锦秀纳雍,人才辈出。改革开放的新形势,给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创造了机遇,也推动着医疗卫生事业向深层次发展。外科的一些高难、精深的手术,对纳雍医疗卫生人员再也不是神秘的领地。1996年秋,县医院为一老年患者成功作了白内障摘除人工晶体植入术,在毕节地区尚属首例。同时,自体脾移植也获得成功。1995年以来,一些过去想也不敢想做更不敢做的诸如胆囊切除等,肝、脾、肾、肠等的修复、吻合,难度很大,稍微把握不住即人命关天的上、下腹部手术,在县人民医院尚无失败的记录。

解放前,贫、病象一对生死不离的连体兄弟,各种传染病十分猖獗地威胁着纳雍人民的生命。

“传染病,处处有,死娃娃,卡满树枝头。痴呆疯傻满街走,聋子哑巴乱摆手。”这首流传于群众中的顺口溜,形象地道出了各种传染病给纳雍人带来的极大伤害。国民党的贵州省临时参议会第二届第三次会议记录中就这样惊呼:霪雨成灾,斑疹、伤寒流行,死者累累,实为可悲。在纳雍各种传染病的危害,比这个记录有过之而无不及。

解放后,纳雍县医疗卫生行业将预防传染病及最终消灭传染病作为己任,已取得相当大的成就,有的传染病可以说在这片土地上已消失。

消灭天花:从解放初起医疗卫生单位就大力推广“牛痘苗”接种,经过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到1962年,导致产生俗称“麻子”的天花在纳雍县全境销声匿迹; 

 疟疾:解放后的1953年在纳雍仍局部流行,这种老百姓称之“打摆子”的传染病当年全县发病1036例。1956年发病2419例,同年秋天,卫生部门组织大批力量,防、治齐头并举。一方面组织医务人员积极有效地诊治,另一方面在16平方公里的发病区域。内对传染病源进行深入、细致、周到的调查后,发动群众开展深入扎实的爱国卫生运动,重点是消灭蚊蝇孽生场所。1958年又在全县范围内卓有成效地开展疟疾防治工作,分春、秋两季对疟疾病史者进行免费抗复发治疗2300余人。治标与治本的有机结合效果明显,到1960年,全县范围内仅发现和收治疟疾病人一例。至此,曾使人们听而生畏,也曾在旧社会夺去千千万万普通老百姓生命的这一传染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简称“流脑”):解放后至1963年前每年均有发生。这种传染病传播速度极快,病死率之高,都是十分惊人的。1963年元月,流脑在纳雍境内肆意横行,高峰期内发病率达3892人/10万,病死率为14.51%,实属全国罕见。患者中年龄最高者53岁,最低者仅4个月。高发病率、高死亡率,惊动了省、地、县党委、政府。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昆明军区迅速派出医务人员组成的医疗队,携带大量的药品、医疗器械,不远千里风尘仆仆奔赴纳雍,帮助纳雍人民摆脱流脑的侵袭。全县的医务人员组织起来,赶赴流脑横行的区域,进村入寨到户,展开声势浩大的救治工作。军、地联手抗流脑,围歼堵截,终于取得全胜。1964年后,由于卫生部门注重预防,广大群众积极配合,每年仅有散在发病。

 肺结核防治:解放前,纳雍老百姓谈病色变。这种被纳雍人取名“干痨”的传染病,群众视为不治之症。只要被认定患上“干痨”的人,被处死的惨状令人目不忍睹:有的被捆住手、脚并绑上效百斤甚至上千斤的石头,抛到河底溺水而死,有的则被活埋致死。旧社会,一人患上结核病,全家人甚至与之有血亲关系者,别人避而远之。患者弟兄姊妹中,男的娶不到媳妇,姑娘找不到婆家的现象比比皆是。 

 解放后,随着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特别对结核病患者治逾率的不断提高,人们对结核病能防能治已深信不疑,那种草营人命,轻视患者亲友的现象不复存在。随着社会的进步,医疗单位也在不断健全和完善内部机构。1985年7月,县防疫站设置结核病防治科。同年,在地区防疫站的指导、帮助下,对龙场区以麦乡天星桥进行第二次全国结核病调查工作。在对224户1228人实查的基础上,经X光透视和结核菌素试验,查出结核病人4例,并全部实行免费治疗。1990年7月,全国第三次第27号结核病流点,在雍熙镇复兴乡的浪厂田、永明、兴隆等3个村进行,共查396户1497人,查出I型结核病人2例,III型结核病人2例.经过调查,给纳雍县的结核病防治工作奠定了基础,如今,患上结核病的机率越来越低,就是患上也不用担惊受怕。

 伤寒(群众俗称“鸡窝寒”、“烧热病”):是医疗卫生行业觉  得最顽固的堡垒之一。解放前,伤寒曾经夺去无数无辜群众的生命,它的发生、蔓延,会使发病区域内人人自危,户户担惊受怕。

 解放后,由于医疗卫生单位注重加大预防力度,纳雍县伤寒病魔肆意横行的势头得到遏制,已不象解放前那样一旦染上就束手无策,但伤寒病的发病仍时有发生。只要有滋生的环境,伤寒就会趁虚而入。1986年,伤寒病魔突然在纳雍全县的11个区60个乡220个村出现,导致3291名群众发病,由于来势凶猛,当医疗卫生单位得到消息时,已死亡11人。疫情就是敌情,县党政领导机关得到报告,立即召集专门会议,迅速作出决策,采取果断措施:拨出一笔专款用于扑灭伤寒病魔。同时组织县区有诊治伤寒病经验的医生50余人,以最快的速度赶赴疫区安营扎寨,既治疗患上伤寒的群众,同时又大力开展卫生运动,重点对人畜饮水进行消毒,使伤寒疫情短期内得到有效控制。

1991年3月,气候异常,纳雍县全境洪涝灾害频繁发生,饮用水源遭到严重污染。“大灾之后必有大疫”的说法出现了。群众饮用被污染的水源后,伤寒病魔有了滋生的温床。全县12个区(镇)81个乡286个村,不同程度地都有人患上了伤寒。据统计,染上伤寒的群众高达5993人,导致死亡50人。党和人民群众鱼水相依,血肉相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张玉芹、省卫生厅副厅长刘世均、地区卫生局及纳雍县党政机关领导,冒着随时可能被伤寒染上的危险,亲临发病区域看望和慰问病人,现场办公解决治疗费用及生活中遇到的困难。贵州省军区、解放军44医院、省武警总队医院、贵阳医学院、毕节地区人民医院、撤拉溪医院、省、地防疫部门和纳雍县所有的医疗单位等共12支医疗队到伤寒发病区域,建立临时病房,克服交通不便、住宿、生活等许多困难,在艰苦的环境中收治病人住院689人,巡回到村村寨寨,上门到患者家中治疗病人5300余例。在治病救人的同时,这些医疗单位耳闻目睹群众的困难,纷纷慷慨解囊,无偿捐赠大批物资,包括药品、大米、白糖、面粉、衣物等生活、治病必须品。在这场纳雍县防治严重伤寒传染病的过程中,值得一提的是,民革中央当时已商定将纳雍作为支边扶贫联系县。时任民革中央社会服务部咨询处副处长的郑心楠,作为智力支边工作的负责人和经办人,关注着纳雍县社会经济的重大动态。当她得知纳雍发生严重伤寒的  消息后,这位并未与纳雍人谋面却办事非常热心的人,立即到国  家卫生部,请国家卫生部给贵州省卫生厅打电话务必重视纳雍县的伤寒疫情,“良言一句心中暖”,民革中央在后来的工作中与纳雍人民关系紧密,就是两心都诚!  

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各医疗单位的紧密配合与不懈努力,使当年发生的这场传染病很快得以扑灭。在这次防治伤寒  的过程中,仅县财力就投入6万余元。

近10年来,县委、县政府为预防伤寒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大人饮工程力度,加快农村厕所改造等,群众预防意识也在增强。因此,伤寒疫情再也没有成规模的发生。

钩虫病、血吸虫病、钩端螺旋体、其它寄生虫病、地方性甲状腺肿大等传染病,在解放后都得到有效防治,其中,一些传染  病已从这片土地消失,一些传染病的发病已不足为患。

  解放后,纳雍的妇幼保健首先是改变过去妇女生育时完全不  用药物的现象,这对减少妇女难产时发生不必要的死亡,可以说是一个非同寻常的进步。随着医学的进步及医务人员素质的不断  提高,过去妇女生育后易感染的瘤疾——产褥热已一去不复返。子宫全切、次切、宫外孕、剖腹产、卵巢囊肿等手术不出县门也能  确保安然无恙,妇女儿童保健工作已达到较高的水平。在儿童保  健工作中,儿科的诊治已有一套较完整的体系,儿童保健工作已  完全步入正轨。特别是有效地做好了防止新生儿感染破伤风的工作。    公共卫生:是一项事关全县人民身体健康规模巨大的社会系统工程,也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宣传动员与行之有效的措施相结合,已使这一工程在纳雍县逐步制度化、规  范化。大环境卫生中,对街道居民实行“三包”(包卫生、包绿化、包秩序),农村推行改造、修建人饮工程及三格式无害化厕所,学校设立卫生组织,班级有卫生制度及管理人员,使环境卫生日趋向好。食品卫生管理中,主要依照《食品卫生法》,对从事食品生产的人员体检、发放健康及食品卫生许可证,将食品行业可能引发的各种疾病消灭在萌芽状态。

麻疯病防治:采取社会防治及设立专业性医院集中治疗相结合的做法。社会防治主要是建立网点,培训和选配麻防人员,在治疗的同时积极向广大群众进行宣传,麻疯病既能防又能治。解除了群众对麻疯病恐惧的心理。据统计,仅是1987年和1988年两年时间,社会防治的病人治愈达291例。东风医院医护人员工作在偏僻的山旯旮里,为救治病人,不辞辛劳,使175名已濒临死亡的麻疯病人死里逃生,重新走向社会,品尝人间温暖。

纳雍县麻疯病防治工作取得的成就,社会公认,甚至外国同行也十分赞赏。1988年10月,美国著名的麻疯病防治专家、世界麻防协会主席约翰•赛姆斯博士一行3人,在中国麻疯病防治协会代秘书长何达勋研究员的陪同下,来到纳雍县,在深入到社会防治网点、东风医院等现场实地考察后,这位资深的麻疯病防治专家对纳雍县的麻疯病防治工作给予极高的评价:“方向对头,方法得当,成绩显著。纳雍的麻疯病防治工作,可以作为世界的样板”。

纳雍县卫生局作为全县卫生事业的管理机关,对全县卫生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从1993年秋天起,即组织实施四大免疫屏障工作:伤寒免疫屏障、脊灰免疫屏障、常规破伤风免疫屏障、碘缺乏免疫屏障。

伤寒免疫屏障主要是在12个乡镇26万余人中进行伤寒疫苗接种2次,总人数达52万人次。经血清检查已达到预期效果,至今凡接种者均未发病。

在常规破伤风免疫屏障中,从1996年即开始进行清除新生儿破伤风工作。当年,国家卫生部将纳雍县定为国家强化新法接生、消除新生儿破伤风项目县。1997又定为该项目的科研县。1999年又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定为1999——2000年综合项目县。几年来的运作,新法接生在全县已达85.%,新生儿破伤风已降到1998年0.5‰。 

消除脊灰免疫屏障的工作从1994年拉开序幕,每年坚持在0---4岁的儿童中进行脊灰免疫,一年两次,每年有5万余人,累计已达25万。经世界卫生组织贺斯年博士考察认定,纳雍县已无野毒株引起的小儿麻痹症。

碘缺乏屏障的开展:近10年来坚持食用盐加碘,坚持定期不定期的对食用盐碘储量进行检测。对高危人群(孕妇、儿童)进行强化补碘。省、地专家组实地检查后确认,纳雍县的碘缺乏病已消灭。    从1996年起,还卓有成效地组织实施了基础免疫屏障。每年坚持在4至5岁的儿童中四苗接种(卡介苗、麻疹苗、脊灰苗、百白破苗),使相应的结核、麻疹、破伤风、百日咳、白喉、脊髓灰质炎等大幅度下降。1990年如期实现以县为单位“四苗”接种率达85%的目标,1995年以乡为单位达85%的目标,2000年将实现以村为单位达85%年目标。    在学校卫生中,组织在全县中小学生中进行大面积的驱蛔虫工作,取得明显效果,获毕节地区一等奖(1994年)。

 经过多年的探索与实践;纳雍医疗卫生的两个工作体系已理顺,以县医院、中医院为全县医疗服务、技术中,匹,乡镇卫生院为枢纽、村卫生室为基础的服务体系;以防疫站、保健院为龙头,乡镇卫生院防保组为枢纽,村卫生室为基础的防保体系。三级网络的基本健全,夯实了纳雍卫生工作基础。为提高全县医务人员的素质,县卫生局采取请进来、送出去的办法。近20年来请进30多个专家组近200人来纳雍讲学,1000多人次接受专题讲座。同时送出300多人次先后到解放军44医院、贵医附院、省人民医院、成都华西医科大学、省卫干校、北京朝阳医院、重庆第三军医大学、专医院等学习、深造。此外,县卫校为全县已培训1000名初级卫生员,县卫生局举办的接生员、卫生员培训班已使1075人次接受培训。这对提高纳雍县的整体医疗水平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县卫生局还十分注重医德医风教育工作,严格按照有关规定加强对卫生队伍的的职业道德教育,通过一、二周期的教育,医德医风明显好转,不良风气得到遏制。县医院在1991年全区开展的“优质服务年”评比中获得第一名。1996年、1997年县医院、县妇幼保健院创建爱婴医院,顺利通过了省、地专家组的评估验收。1997年,为适应医疗模式转变,县医院外科开展整体护理模式病房的工作,也得到上级充分肯定。

为全面掌握全县0---7岁儿童数、育龄妇女数、出生婴孩人数、接种、新法接生情况等的准确数字,1995年,县卫生局组织1300多名医务人员,在全县范围内逐村逐户进行为期两个月的调查,这一次大规模的基础调查工作,更是对群众健康负责的体现。

三项建设也硕果累累。县级医疗卫生单位近10年新增业务用房12000平方米,新建15个乡镇卫生院的业务用房5100平方米。由县卫生局投资建设的20个村卫生室面积2000余平方米。实现村村有卫生室的目标不会久远。

 在抓好卫生事业的同时,县卫生局将扶贫攻坚列入议事日程,心系贫困村群众。发动单位、个人集资1.1万元为董地乡联乡村架设35千伏输电变压器,卫生局、中医院赠送上万元药品支持村建卫生室,争得6000元解决全村人饮,向教育局争取2万元建教学点,对村委会主任马银有为群众治病所开支的1000多元医药费全由县卫生局、县医院共同承担……  

纳雍县的医疗卫生事业,解放后与解放前相比,根本不能同日而语。纵向比,有发展有进步,而且超乎寻常。但横向比,与经济发达地区差距还很大。

 正是有差距,正是发展不平衡,党中央才作出英明决策,支持发展的重点从沿海发达地区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已富起来的地区要对口支持不发达地区。正是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民革中央、解放军44医院、深圳市宝安区以及国家卫生部牵线搭桥前来的世界银行,才会集于纳雍县,支持卫生事业的发展。……  

民革中央捷足先登纳雍这片贫瘠的土地。在民革中央支边扶贫的一系列重大举措中,支持帮助卫生事业的发展被摆在重要的位置,邀请专家前来讲授并请专家“会诊”纳雍县卫生事业发展中的“症结”。培训人员、手术示范、疑难病症会诊、教学查房、器械维修等,专家们事必躬亲。贵阳医学院的李继勋教授应聘担任县医院的顾问。民革中央捐赠7万元,建立县医院中心制剂室和碓叉坝卫生室。特别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何鲁丽1998年5月13日至15日对纳雍县进行考察时,短暂的3天,在所考察的11个单位(或乡镇)中,就有5个是医疗卫生单位,2个与医疗卫生行业的工作紧密联系。老凹坝乡卫生院、雍熙镇余家岩村卫生室、县单采血浆站、县人民医院、王家寨镇卫生院、县计生局、王家寨镇计生服务站等单位,首次接受国家领导人之一的何鲁丽副委员长的考察,是这些单位的殊荣。更充分体现何鲁丽副委员长对纳雍县卫生事业的倍加关注。

中国人民解放军44医院自1995年与县人民政府签署军民共建活动协议后,将纳雍县的医疗卫生事业视为自己的事业,同呼吸、共命运。全院坚持不懈地开展科加一献爱心工程,22个科以及政委、院长、副院长一直在支助昆寨乡的25名贫困儿童入学。该院还无偿捐赠人民币一万元,给东风医院从事军民药材的共同开发。每年还派出专家组到纳雍县指导医疗卫生工作,并捐赠县人民医院100张病床单元设施、脑电图机、胃镜等设备。1995年和1997年,44医院及纳雍县人民医院双双两次荣获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授予的“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先进集体”光荣称号。

 深圳市宝安区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认真贯彻落实邓小平同志“先富帮后富,走共同富裕路”的指示,带着宝安人民对纳雍人民的深情厚谊,捐赠人民币1450万元支持纳雍县的教育、交通、民族安居工程、卫生、乡镇企业等事业的发展。用于卫生事业的250万元中,坐落在县城沿河大街,总投入128万元的雍安友谊医院,已经拔地而起并正式开业,乐治镇卫生院、董地乡卫生院、雍熙镇余家岩村卫生室、阳长镇核桃寨村卫生室、百兴镇坐窝底村卫生室等的建成,都是宝安人民捐赠的资金建设。

纳雍县卫生事业行政管理机关的干部职工,将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作为己任,上下奔走,八方呼吁,精诚所至,机遇纷至沓来。国家卫生部的牵线搭桥,世界银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向纳雍县的医疗卫生事业投放资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及国家卫生部捐赠20多万元,装备430个接生包,将纳雍县定为新法接生、消除新生儿破伤风的项目科研县,在15岁至49岁育龄妇女中有46万人次接种破伤风类毒素,新生儿破伤风死亡率已下降到1997年的0.93‰,得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项目官员叶雷博士的高度评价;世界银行、国家卫生部将纳雍县列为卫Ⅶ项目县,援助170多万元,改善计划免疫装备;国家红十字会、省红十字会援助22万元,修建阳长镇马场寨博爱小学;目前,世界银行援助的卫Ⅶ项目已在实施,台湾扶贫基金会捐赠100万元台币购置的设备已在乡镇卫生院投入使用。改Ⅳ项目前期准备工作已全部就绪。

 医疗卫生战线的干部职工同心同德,一个全新面貌的卫生行业不会久远。目标。让生命之舟乘风破浪向前!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