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网 | 省人民政府 | 毕节市人民政府
当前页面:首页 » 珙桐纳雍 » 纳雍文艺
一切都将过去 (散文诗 外两首)
发布日期:2019-04-22 12:00 文章字号:


一切都将过去

(散文诗)

    左手拿纸。右手握笔。中间是自己。

    左手和右手让我充满富足感。然而这种过于投入的沉湎使我陷入了左右为难的窘境,通过与纸的接触,我猛然醒悟到,自己原本不比纸白,也薄脆如纸,因为最不相信自己的人就是自己。这时,一些狡猾的风声把我的想象带到了窗外的青天,没有方向,无所适从。

    拒绝和顿悟。坚守和融入。鱼和熊掌的选择在我的血管内汹涌着,我感到生命在被啃噬的沉痛。我想掘地三尺。我想投石冲天。我想把春夏秋冬的顺序打乱。可是我的左手和右手无动于衷,中间的我只能让想象飞天,下决心把左右为难的残局投进记忆的河流。

    一切都将过去,这是不争的事实。殷实的人们都想守住今生的春蕾、前世的花瓣,都想一脚将来世的残秋踢进历史的球门,可春花要谢,秋叶要来,富裕的人不会永远守住生命,穷困的你不会抱得住今日的风雨,也拒绝不了明天的朝阳。除非没有未来,否则就不会没有过去。

    左手按键盘,右手握鼠标,中间的我坐在朝南的窗口,浏览失而复得的心情,思忖着:除了热爱,还有什么能支持我们的生存,鼓舞我们的脚步!

诗人山民

(散文诗)

    深山,转动着年轮。

    作为诗人,你在大山的深处,独自一锄一锄的挖掘精彩的句子,又用犁铧翻读季节铺在山头的诗页,异常惬意。

    向大山投稿,你不分昼夜,风和阳光是你最热心的读者,而所有的稿费只能是百年之后孝顺的子孙们在每年的七月十三如数付你。

    你并不愿写诗,只因你是大山的儿子,注定用双脚在大山上写纵横交错的诗句。坐在没有标点的句子中,你是唯一的标点,结束了所有流浪的情节。许多淡远的往事从发白的劳动布上褪去了,而不少写诗的灵感也跟叶子烟一同点燃和熄灭。

    年轮,在深山转动。

    时间之车碾碎了你诗的残片,曾经茂盛的日子于你双手粗糙的稿子上凋谢,许多花白的诗句便从大地清癯的两鬓破土而出。你已经习惯了浓烈而又漫长的孤独,于是你从容地躺进泥土,躺成另一首诗,躺成大山沉重的注释!

    深山,永远转动着年轮;

    年轮,永远在深山转动!

松树de风格

(散文诗)

    曾几何时,一度寂寥的旷野中,送来几丝粗犷的山风,所有的树便伫立在生命的河里,倾听涛声,尤其松树。

    在人类所有最伟大的声音中,我唯一向你膜拜,不看脚下的贫瘠,不管天空的高远,不顾周围的缠杀,只一味地长高变粗,义无反顾地向大自然垂着生的力量、树的风格。于是,一群群痴迷于你的跋涉者,踩着你生命中的最强音,渐行渐远……

    而今,深山低谷里又传来一股豪迈的激情,我看见所有的树都是松树,我听见你的涛声一浪高过一浪,那山、那人、那树、那情,无不有着顽强的生命的活力,有着坚定的向上的选择,有着疯长的诱人的信念!

    作为你忠实的守护者,我除了一直站在旁边浇水剪枝外,最神圣的就是目送远行的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